栀子糕

你好这儿以南~
随缘瞎写 全职喻黄/叶橙 文野太中
我永远爱白起.jpg

目前文力为负。沉迷学习,沉迷吸居qvq
居老师冲鸭!!!

【喻黄】first kiss

不想赶稿,沉迷摸鱼(。
之前在学校开车时的脑洞,一条校园小鱼
(此开车非彼开车!快住脑!

十二点半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放下了笔。黄少天见状也把手机放下,抢过他的卷子要对答案。喻文州把台灯调亮了一度,又掏出红笔递给他。黄少天把卷子翻的哗哗响,一边批一边小小声说:“你怎么写的这么慢,我都玩了半个小时手机了,你摸摸,手机都烫了——卧槽你这题居然没错?这都没坑到你?”
卷子垫在枕头上不太好写字,黄少天毛毛躁躁的,一个勾打下去不小心把卷子戳破,嗞啦一声在深夜的宿舍里分外清脆。
卷子很快改完,全对。黄少天还在悻悻地嘟囔你怎么又是全对,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收着笔,说:“少天,你做的太急了。”
“哼,”黄少天还在嘟囔,“我比你快了半个小时,多错了三题,平均一题十分钟……”
好好好,你赢了你赢了。喻文州把他的卷子也一起收进包里——黄少天的书包在他自己的床上。然后他顺手把台灯熄了。
不早了,睡觉吧,喻文州说。然而他只说了一半。台灯熄灭的时候,黄少天忽然凑过来。他们本来就并排趴着,手臂挨着手臂,黄少天一凑过来,两个人一下子挨得极近,呼吸可闻。
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喻文州只能感受到他无意扫在自己脸上的细细的鼻息。
熄灯前宿舍聚会时的高昂情绪早就冷却下来。聚会上黄少天喝了点家里带的果酒,当时不觉得怎么样,慢慢地就有点燥热,闷在被子里这么久温度也没散。他靠过来的一瞬间,喻文州甚至觉得有一股淡淡的,果酒的甜香。
这个状态只持续了一秒不到,黄少天又退了回去。“嗯是不早了,我回去睡觉了啊。”
等一下,喻文州下意识伸手拉住他。他转过头来看着喻文州,无意识地舔着嘴角。黄少天一紧张就会这样,去年竞选演讲的时候是,三个月前跟他告白的时候也是。
他眼睛里有光流动,是那种明亮又张扬的光,带点强压羞涩的挑衅——喂,你敢不敢来?
有什么不敢的。他们确定关系这么久,最亲密的举动也不过是在无人的校道上拥抱。而有时候更进一步,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时间正好,氛围正好,黄少天已经发出了邀请,他还能拒绝吗?
喻文州把黄少天拉过来一点,又轻轻叫了两声:“郑轩?宋晓?”
没有回应。那两个人已经放弃补作业蒙头大睡了。
叫那两个家伙干嘛,黄少天哼了一声表示不满,一长串吐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喻文州堵了回去。
窗帘没有拉严实,有月光悄悄溜进来,洒在黄少天身上。喻文州忽然想起班里女生曾经谈论过的,喜欢你不说喜欢你,要说月色真美。
具体是不是这个内容他有些记不清了,但他迷迷糊糊地想,月色确实很美,他也确实很喜欢黄少天。
十七八岁的少年,情史一片空白,对于接吻这种事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一开始黄少天只会凭着本能乱啃,又怕啃疼了他,改成把喻文州的下唇含在嘴里磨,像在吃薄荷软糖——是真的像,喻文州嘴里有一股薄荷牙膏的味道,凉凉的渗进他嘴里,又化成脸上灼人的温度。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喘,黄少天甚至觉得有点缺氧,头有点晕,倒像是做梦一样。他摸摸自己的耳朵尖儿,热乎乎的。脸也是。他把下巴搁到喻文州肩上,去贴他的脸。
喻文州的脸也是热的,跟他一样的温度。黄少天嘿嘿地笑:“你脸红了。”
你还不是一样,喻文州想。但是他没有说出来。脸红就脸红,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他呼噜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有点翘,但是现在呼噜下去了明早一定还会再起来。于是他笑了,在黄少天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拍拍他,说:“不早了,睡觉吧。”

END

不知道怎么结尾。。看了的朋友给个建议呗owo
求评论呀求评论qvq

评论(4)
热度(21)

© 栀子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