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糕

你好这儿以南~
随缘瞎写 全职喻黄/叶橙 文野太中
我永远爱白起.jpg

目前文力为负。沉迷学习,沉迷吸居qvq
居老师冲鸭!!!

【叶黄】听雨声

很久以前的老叶生贺也发一发~有OOC欢迎指正

另外有私设,比赛时间可能与原著有出入

      1

    黄少天有些郁闷,今天老叶生日他在医院输液,简直了!

    肺炎太可怕,住院了都!

    趁着护士小姐不在,他赶紧调快了液体的滴速。看着正在下雨的窗外,第二次觉得雨声无比烦。第一次还是他取ID的时候,那年也是这样没完没了的雨,本以为过了立夏就比前段时间的清明谷雨好一些,然而节气的变化并没有给天气带来实质性的变化。雨声淅淅沥沥,雨点不时打在窗户上,清晰地传入单人病房安静的室内,配着时钟哒哒哒的声音,像是一出木偶戏。

    抢着零点他就发了一大串生日祝福过去,果然那边熬夜的人很快回复谢谢剑圣大大。

    今天蓝雨比赛,季后赛第一轮最后一场主场对兴欣,然而剑圣却窝在医院无所事事,黄少天觉得很无聊,不过还是在直播开始前十分钟打开了电视机。等下看比赛就不无聊了。

       2

    赛场上已经到擂台赛最后一场,黄少天不在,守擂大将的职责落到了卢瀚文头上,对方守擂的是方锐。一上场就开始猥琐流,用节操换来了擂台赛最后一回合的人头分。

    黄少天在病房里吐槽着方锐辣手摧花,连祖国花朵都不放过的时候团队赛开始了。

    团队赛最后是蓝雨赢了,算着人头分……还是蓝雨赢,黄少天看着觉得挺兴奋。

    至于赛后的采访蓝雨队长当然被问到黄少天为什么缺席。喻·铁嘴·文州凭着优秀的应付记者的打太极能力,漂亮地回答了问题,然而记者想知道的黄少天怎么样了,总结起来却只有不舒服三个字。

    “黄少?”到底兴欣众还是问了喻文州黄少天是死是活的问题,得知他肺炎之后,就打了慰问电话慰问伤者,一致认为联盟女神的声音最能安慰病人,因为妹子是联盟不可多得的资源,何况还是女神呢对吧,“你没事吧?”

    苏沐橙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这边黄少天隐隐约约还听到车过减速带独有的声音以及马路上刺耳的喇叭声。

    “这些人怎么那么缺德,不知道我大G市禁喇叭么?”

    那边苏沐橙也微微无语了一下,还没开口,黄少天的声音继续从话筒里传来,“我哪有什么事肺炎而已么谁没有个小病小灾的?诶我说方锐今天一如既往地猥琐啊你这样摧残祖国的花朵你好意思么?”

    黄少天的声音因为呼吸道发炎微微沙哑,但是这并不影响黄少天的语速。

    “诶苏妹子你开了免提吗?”

    “……开了。”那边沉默了半晌,换上了方锐真诚慰问的声音,“是在下多想了你果然没什么事。”

   “方锐你们居然一直潜伏者太猥琐了吱一声不会吗吓得我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黄少天同志我想问一下蓝雨宿舍床不舒服吗,跑医院睡啧啧果然福利不如我们兴欣。”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3

    G市的木棉树谢了火花生了绿油油的叶。本应满城飞的木棉絮被充沛的雨水打得七零八落,混着雨水可怜兮兮地粘在还没有干的地上。黄少天在十一楼看到的视野就是天气正好的中午刺眼的阳光和特别湛蓝的天。

    难得的好天气,他想。

    正出神着,电话铃又一次想起。来电人赫然显示着今天的寿星大大,黄少天不用想就在心里吐槽苏沐橙的打小报告速度简直快得不要不要的。

    电话一接起,电话彼端的人先喂了一声:”少天?“

    黄少天嗯了一声:“找我JJC么QQ就可以啊?”

    叶修的思路完全没受他半点影响:“剑圣大大哥才退役一年不到你就把自己整医院里去了?不要太想哥啊。”

    这一年不是没联系,但是QQ联系居多,手速一快么,打字比语音还方便。

    嘲讽配声音效果更佳?嘲讽的技能点是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的,黄少天果断下结论,嘴上不留情地反击:“喂喂喂老叶你别偷换概念啊本剑圣住不住院跟你有关系?卧槽说好剧本里的慰问伤员呢你这不按剧本来小心分分钟被解约啊。”

    “那蓝雨的床睡着不舒服吗非得跑医院睡?”

    !,黄少天在G市想。

   “你跟方锐没约好吧没约好吧没吧?”

    ?,叶修在B市想。

   “约好什么?”“没事了谢谢。”

   “少天大大你是刚刚才被肺炎影响到吗话忽然少了?”

   “我靠你会不会聊天啊喂不会我挂了啊再见!”

   “我忽然觉得你像H市的知了。” 

   “我靠靠靠我跟知了有可比性吗算了看在你今天生日放过你一马,”他语速忽然慢下来,像大颗的雨打在地上一样,“老叶,生日快乐,”然后恢复原状,“哎你也不会在意这个东西,难道我指望你能分我一块蛋糕吃吃?”

    话不需要多想就从嘴巴里珠子似的蹦出。怎么说呢,叶修忽然想到那天在苏沐橙那里看到的一句诗,大珠小珠落玉盘。或者可以认为是一场忽大忽小的雨吧,

    “谢谢你,少天,”叶修说,“想来如果在H市,窗外知了又在叫,可惜了。”语气颇有遗憾。

   “诶老叶你画风不对啊,伤春悲秋个啥?”

    其实叶修在感叹什么,他大抵是懂的,在世邀赛结束后,上头就给叶修拨了个职务,也是与电竞相关的。

    但那有什么用呢,也上不了场了。

   “不过少天大大今天弥补了我的遗憾。”

    果然对于叶不修来说这种画风才正常好么?黄少天吐槽着又说了一堆滚过去。

    叶修那边笑够了说:“好好休息啊希望下场比赛可以看到夜雨声烦的英姿。”

    “那是反正宇宙无敌第一战队蓝雨是一定会赢的比如这场对你的旧东家。那没事我挂了?”

    “好的少天再见,好好养病少说话。“

    窗外天忽然又阴沉下来,灰蒙蒙的天一副又要下雨的样子,简直是雷雨当春雨下的节奏,刚刚看到的明媚阳光就像个短暂的假象一样。

    水不要钱啊。这是来自宇宙无敌第一战队蓝雨的剑圣大大的脑中弹幕。     

      4

    叶修坐在办公桌上打了个哈欠,看看时间终于到下班时间。出了办公室点上一根烟。G市那边雨的架势是要淹了城,而B市这边却晴朗地刮个风都能起尘。

    叶修吐了一口烟圈,一个星期前跟黄少天通了电话,不久后对方就在QQ上敲他的时候说身体已经好了,二十几的大小伙了也不需要多操心,所以他也没多担心只是让他注意点,接着他诡异的画风就被吐槽了。

    他喜欢黄少天,以黄少天的通透估计早就看出来了,同样黄少天也喜欢他他也知道了。

    但是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捅破中间的窗户纸,怀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保持着心照不宣。就好像在玩一个谁开口谁就输了的游戏。

    六月G市的雨水渐渐收了势,属于台风的时节又还没来。比赛日程也渐渐推进。

    上一轮蓝雨被微草淘汰止步半决赛,暑假也就来了。下一场比赛微草对霸图的总决赛最后一场,微草主场。

    这一赛季的霸图显得无比强力,韩文清强硬的打法让人恍惚回到联盟初期属于老将们的时代,然而时间是拿不回来的,韩文清这种燃烧生命不计消耗的打法让人联想到上个赛季的叶修,黄少天心里清楚,这是要退役的节奏。张佳乐张新杰倒是没有多大变化,而宋奇英的技术得到了极大的进步。微草那边王杰希的部署则是作了一些调整,一个赛季下来,队员们榜样和靠山显然有了更深入的理解。不过相同在北方的主场让不少南方粉丝哭干了眼泪。老牌豪门的对战显然是极其有看点的。又是一次创造经典的时候么,职业选手们是肯定要去主场看的。

    于是他们一群人坐在VIP包厢里的时候,门又开了,接着看到叶修进来了。

    倒不是因为看到叶修惊讶,而是……叶修穿着西装。简直让人感叹人模狗样。尤其是在一堆穿着休闲的人堆里显得无比突兀。

    “老叶你别逗我,你这样简直人模狗样啊可惜王杰希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在休息室真是应该让他们也看看你这个样子。”

    然后就是一阵嘲笑,笑得直打跌。如果戴着墨镜,墨镜都要被震下来。

    “哎哎哎文州管管你家副队啊太过分了都不知道尊重退役老前辈。”

    喻文州也没忍住笑:“一年不见,前辈你真是变化巨大啊。”然后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管不了副队。

    剩下的人也没几个淡定的,周泽楷都啧了一声表示惊讶。大部分人都像黄少天一样笑出来了。

    “苏妹子你肯定知道他的变化吧,连队友都没预告,简直寒风飘零伤透我的心。队友爱呢?”方锐捂着胸口表示自己特别受伤。

    “哎哎哎队友爱这种东西一直不存在的好伐?”叶修说,“难道你就有了?我很怀疑我这走一年你变化也巨大啊。”

    苏沐橙在一旁表示我不知道。但至于她表示的不知道是针对叶修的西装还是方锐的队友爱就真的没人知道了。

    然后总决赛开始,大家都集中了精力。

     5        

    随着团队赛韩文清最后一个技能“鹰踏”落下,比赛也落下了帷幕,微草主场却变成了霸图粉丝欢乐的海洋。

    “这种打法,老韩估计也要退了。”叶修出了场馆,和黄少天在B市的一条林荫道上走着,其他人先回了酒店吃吃喝喝,也没多管他们。

    “难道他会像你一样拖着另一个号去网游捣乱?”黄少天对叶修忽然的感慨表示嗤之以鼻,“没有人不退的,毕竟没有人是妖精,喜欢退役然后又回来。”

    “不过以老韩同志的品性,我觉得他真的可能继续为霸图工作,没准是公会呢?”叶修没理他。

    “那兴欣也没得好。” 

    叶修忽然换了个话题:“你看事情向来透彻,比如退役。”

    正午的阳光透过叶缝细细密密地洒下来,显然树叶为他们挡下了阳光最毒辣的的部分,于是浅金色阳光就斑斑驳驳地洒了两人一身,身上地上全都是跳跃着的浮光,但黄少天忽然很煞风景地想到了初中物理老师教的小孔成像,怎么就记住了呢?其他的几乎都忘光了,唯独这个名词好像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叶修看着他满身光点的样子忽然想抱住他,然后首先认输再捅破两人之间的窗户纸,但他还是忍住了,摸了摸黄少天的头。为什么不捅破呢?其实这个问题叶修也不明白。

    “我想没人不做心理准备吧,你敢说你第十赛季是去完成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了?只是世邀赛打乱了你计划而已,”然后打开他的手,“你也就比我高两厘米而已。”

    这时候的黄少天和赛场上的冷静捕捉机会的夜雨声烦的身影完美重合,不过最后一句话么……

    “呵呵。”

    “卧槽你呵个什么劲,不是吗你就178有本事跟老韩比身高啊?”

    “老韩也就比我高三厘米。”叶修继续呵呵接过。

    然后两个人就去B市老巷里吃吃喝喝,去那些其貌不扬的老店里吃最正宗的老B市美食,最后叶修送黄少天回到酒店的时候两人晚饭都吃完了。

    在酒店门口告别,面前就是塞车厉害的大马路,B市拥堵的交通不是吹出来的,黄少天看着车灯路灯以及旁边大厦的灯光交织成一片,明晃晃的挺刺眼,加上他有点近视加散光,虽然不是很深平时不用戴眼镜,但是那些光交织起来成了一片光影也看不清马路了。

    开了微博就看到韩文清在赛后发布会上发布的退役的消息,一直勇往直前老将这个时候终于退了,不过叶修倒是猜对了一点,算半点吧,韩文清和霸图官方都表示他会继续留在霸图工作,但并不是叶修猜的公会部门,是技术部,果然这位霸图的老队长比起他的老对手来比较有节操一点。

    粉丝们肯定是感叹的,老粉尤其感叹岁月,一时间微博论坛贴吧上铺天盖的都是祝福和唏嘘。第一赛季仅存的两个老将,据说在网游里就结下梁子的老对头在两个夏天相继退役。接下来杨聪又宣布了退役,前三赛季只余寥寥数人,第二赛季的孙哲平,张佳乐,第三赛季的王杰希。然后粉丝们纷纷又感叹当年横扫联盟的繁花血景两个搭档截然不同的职业生涯以及魔术师的变换。

    十一赛季暂且告一段落。职业选手们在B市搞了一顿聚餐,又看到了退役的很多选手,大家纷纷送上祝福,为要退役的选手的未来,为还在战斗的选手,为他们曾经共同奋斗奉献青春的赛场和荣耀。

     6  

    蓝雨的选手们表示不太好。

    送他们来机场的某退役教科书拿着一张机票和他们一起进了检票口。

    将要起飞的飞机上他们看着老前辈就坐在黄少天旁边一个身位格,冲他们表示我是放假去G市旅游。

    黄少天表示非人干事,革命友情已经受到了致命一击,可绝交。

    喻文州淡定表示广州欢迎你。

    蓝雨·单身狗·其他人看着队里王牌和某教科书前辈互飙垃圾话然而眼神就像旁边隔着一条过道的情侣的对视一样表示我们没队长那么淡定我们虽然都戴着墨镜但是眼睛受到致命白光的攻击已近罢工。

    飞机在进六点起飞,晚上就到了G市,大家都各回各家然而黄少天发现自己后面有一个东西跟着,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后面的人冲他一笑表示并没有订酒店求少天大大收留。

    黄少天毫不质疑以这家伙的下限是故意不订酒店等着蹭地方住,说:“滚滚滚我去首都的时候又没见你收留的?”

    叶修说:“那是你订好了酒店。”

    黄少天:“去死吧你你怎么不去死一死给我看看!”

    黄少天也真不可能把自封人生地不熟而且是真的不识路的他扔在BY机场,何况父母并不同住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所以表示我败给你了就带着叶修回了家。

    黄少天那层楼的灯坏了,楼道里乌漆墨黑的,然而他就着微弱的手机光打开门时回头却正好看到了叶修的会心一笑。

    黄少天:“!”

    “本剑圣大恩大德收留你,赶紧说谢谢不然把你扫地出门看着你在H市也陪我逛过西湖和不久前你带我去B市吃好吃的情分上明天带你去小蛮腰看看。”

   叶修:“谢谢少天大大,要不要吃东西?”

    黄少天很惊讶叶修原来还会做饭,但是当他看到叶修从行李箱里拿出两盒某师傅方便面的时候生生把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果然不能对这货要求太高。

   “我靠靠靠你旅游带着泡面几个意思我大G市美食多多还能饿着你咩?第十赛季给你打副本也是这样还不如叫外卖。”

    “那就劳烦少天大大明天顺便带我去吃好吃的了。”

    说着麻利拆包拿起黄少天家的热水壶就倒水。

    黄少天表示累爱这是你家还是我家。

    最后这一天实在两碗热气腾腾的泡面氤氲开的水汽里度过的。然而黄少天却惊奇地发现这货的泡的泡面好像居然还挺好吃?

       7

    第二天下午两个人就去了新电视塔,叶修说你们G市人起外号真有意思,小蛮腰挺形象的。

    黄少天说:“那是,你也觉得形象吧,照片毕竟是平面的你看着立体的带感多了。”

    工作日旅客少,他们去观景台上看了风景,错落有致的建筑中间环抱着体育馆,从高处看下去的全景令人惊叹那些城市规划者的智慧,在某一层还看到了带着五羊图案的草坪,玩了一轮之后夜幕姗姗来迟,黄少天又带着叶修去了观景摩天轮。

    小蛮腰的摩天轮和别处不同,最为特色的是它不是悬挂在轨道上而是沿着倾斜的轨道运行,G市的夜景比起B市来说不逞多让,灯火通明,四百五十多米的高处看下去又是别有特色,夏天天黑得晚,差不多八点还看到黑得不透彻的天边带着隐隐的橘红。晚上看到的景色似乎比白天又多了什么,在不太黑的天幕和各色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眼。耀眼的不是灯光吗?好像也难说,不知道是什么比灯光还要炫目。

    黄少天一一指过地标,那是图书馆啦,这是白云山啦等等的。

    柔和的灯光洒下来,叶修在他眼睛里分明看到了比G市夜景灯火更璀璨的东西,弥补了G市晚上没有星星的遗憾。他明白了耀眼的是什么。

    “少天,”叶修截断了黄少天的话,摩天轮上正好气氛也好,“我喜欢你。”

    黄少天听到忽如其来的告白忍不住愣了一下,随即咧开嘴冲他一笑:“你输了。”

    G市的人带着与生俱来的热情,黄少天这么一笑,叶修好像看到了小太阳。不过……果然是玩你不说我不说的游戏,叶修看到他的第一反应笑了:“是在下输了,无钱相赔,唯有把自己做注抵消了,求少天大大不嫌弃。”

    “那本剑圣就勉强收下。”叶修看到的眼里那些发亮的东西更加绚烂,“我也喜欢你。”

    他分明在这个晴朗的夜晚听到了雨声。

                                                                                                                                                       end


评论(5)
热度(51)

© 栀子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