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糕

你好这儿以南~
随缘瞎写 全职喻黄/叶橙 文野太中
我永远爱白起.jpg

目前文力为负。沉迷学习,沉迷吸居qvq
居老师冲鸭!!!

【叶黄】黄少天落水事件(下)【伪】

小伙伴的接文~穿林君辛苦啦⊙▽⊙

黄烦烦:


接(上)
这是接小伙伴的文……画风……呃…  @以南 (上篇还有正篇就麻烦大家手动一下啦!手机不会插链接,学生党回家后会加上的)多多支持一下以南小盆友,她也是很辛苦的。
其实有天凌晨我和以南喝了假酒,就发了出去……今天我们终于正常一点了,改了改,重发。
大家凑合着看看吧,笑笑就完了,感觉这种文发出去会掉粉的(肯定掉的是以南的粉→_→)。
吃过甜点吗?
嗯,这就是麻辣风味的冰淇淋⊙▽⊙
画风鬼畜预警!


3
叶修无奈地吐出最后一个烟圈,然后把烟掐灭,严肃地看着黄少天说:“我留下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的。”
噫,这场合,这气氛,难道老叶要……
黄少天的小心脏一下子砰砰地跳起来,一双眼睛七分好奇两分期待一分紧张,直勾勾地盯着叶修。
正在这时,一声“轰”的巨响。


黄少天机械地抬起头,看见一张巨大的纯黑伞面。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撑开了伞,遮住了他们两人。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把伞放下了。然后黄少天就看到,凉亭的顶给人掀了。
不,准确地说不是人。亭子外面站着一条大约一人高的鱼,黑黑的一条,尾巴立起来站着,瞪着两只大大的死鱼眼看着他们。
黄少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被奇怪的东西盯上了。”叶修很是无奈。
黄少天惊恐万状地往叶修身后钻:“啊啊啊啊老叶这是什么玩意儿啊它它它居然还把亭子给掀了怎么这么厉害啊!它它它现在是要干嘛?我去它不会怼我们吧?我们可啥都没做啊?哎哎哎它吐了个泡泡!这是要干嘛?”
叶修很无奈地抖了抖刚刚收起的伞,朝着那条奇奇怪怪的鱼走过去。其实他也不太明白这条鱼想干嘛,但对方只是一只低级的小妖想来也弄不出什么事情来的。黄少天赶紧跟在他后面,嘴里还在说着:“诶老叶你这伞是啥玩意儿啊?难不成还是千机伞高仿周边什么的?能变形吗能吗能吗?”
那条鱼看着他们走过来,往前蹦哒了两步,又开心地吐了两个泡泡。
黄少天:虽然看起来有点可怕气氛有点诡异但是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迷之想笑啊不行了不行了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
他无奈地看着莫名其妙忽然笑起来的黄少天,后者发现他在看着自己,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指着那条鱼笑得更厉害了,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老叶你有没有觉得……这家伙很像我们昨天在芳村水产市场看见的……那条十斤重的大头鱼——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看了一眼又朝着他们蹦哒了两步的鱼,认真道:“像,真像,简直一模一样。”
黄少天又是一阵笑得打跌,对面那条鱼依然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啧,这得耗到什么时候。叶修想着,径直走了过去,在黄少天恢复惊恐的目光中,若无旁人地和鱼交流了起来。


叶修:“你是哪的妖怪?”
鱼:(认真地朝着凉亭方向吐了一串泡泡)“咕噜咕噜咕噜。”
叶修:“你来干啥?”
鱼:(开心地朝着黄少天吐出一串泡泡)“咕噜咕噜咕噜!”
黄少天:???
叶修:……
叶修:“那你掀亭子干啥?”
鱼:(委屈地吐出一串泡泡)“咕噜咕噜咕噜……”
叶修直起身来,看着已经被惊到不能再惊,吓到不能再吓的黄少天:“好啦,问完了。”
他艰难地措了一下用词:“这是刚刚那条小溪里的鱼,亭子是不小心掀的。它说刚刚看见你……咳咳,捕鱼的英姿……对你……嗯……你懂的……问你愿不愿意带它回去。”


4
黄少天:“卧槽这这这这这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我懂什么啊我不懂你给我说清楚,不不不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你还是别说了我我我冷静一下……”他伸出手用力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脸,又觉得不够,伸手去掐叶修的脸。
结果当然是被叶修制止了。
叶修把黄少天的手放下,接着说道:“它还说它很乖的,啥也不吃连鱼缸都能自备一个呢,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还在冷静中的黄少天拼命摇头:“等等等啥也别说了我总不可能带个……呃……人鱼回去吧?再说了它破坏力这么强,万一把我家掀了呢?”
那鱼一听,砰的一声不见了,原地出现一条在鱼缸里游动的,漂亮的小鱼。
黄少天:……
叶修在旁边说:“破坏力这个你不用担心,它现在就是条普通的小鱼。所以养不养看你。”
黄少天:“我可以拒绝吗?”
叶修:“当然。”说着就要把鱼缸扔回水里。里面的小鱼剧烈挣扎着,但是毫无办法。
黄少天:“诶别别别我说笑的你还是给我吧……”
叶修连忙如释重负地把手中的鱼缸递了过去。
黄少天只好接过鱼缸,看着那条小鱼在里面欢快地游来游去。
“时间不早了,下山吧。”叶修又点上一根烟。
黄少天看看天色,已经接近正午了。叶修走在前面,他赶紧抱着鱼缸,啪嗒啪嗒地跟上去。只是他手里的那个鱼缸显得与环境格格不入,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一阵沉默。
“……老叶你到底是什么人?”虽然觉得这句话很狗血,但是黄少天还是不得不问了出来。一是因为他确实好奇,二是他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沉默的气氛实在是忍不下去。
“其实我是小魔仙。”走在前面的叶修头也不回地说着。
“!!”黄少天脚下一顿,差点把鱼缸里的小鱼洒出来。
“开玩笑的,”叶修又说,“既然你问了这么个狗血的问题,那我也只能又狗血的答案回答你了。”他终于回过头来,看着黄少天:“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与正常生活,不能告诉你。”
“……好吧。”这答案可真是有够狗血的,黄少天心想,但他也不是什么傻白甜女主角非吵着要刨根问底最后惹祸上身。


“被这鱼绕了一大圈,你特么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啊?”黄少天突然发现,歪楼了,严重歪楼了,(真的歪了,以南说要打死我)这是要讲重要事情的,怎么就被一条破鱼搅和了。
“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有,怕这一句话出来把你吓出心脏病。”说着叶修吐了一个烟圈。
“我堂堂一职业选手,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会被吓到?”
“哦?刚刚不就是嘛!”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这时真希望手上没这鱼缸,否则他一定冲上去,手撕了这家伙。“快说吧,我洗耳恭听呢!”
“准备好咯!”叶修一边向山下跑去一边喊着“唔钟意你啊(我喜欢你),我的傻白甜女主!”
"什么?”黄少天愣了一秒,马上反应过来,抱着鱼缸向叶修一颠一颠跑去," 你抢我台词啊!还有你这粤语也太不标准了呢!还是和我好好学学吧!还有你说谁是傻白甜女主,分明是你自己好不好!”
还有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END


写完对以南君说:“唔钟意你(呃呃,虽然在广州长大,但粤语真的一般),我的傻白甜女主!”
然后以南的反应,呃,呃,和黄少基本一样。
结局当晚尸体被发现……"说谁是傻白甜女主?老娘弄死你!"


最后就来句迟到的祝福,以南小盆友,六一快乐!送你的礼物还满意吗? @以南 感谢你礼物给我带来的脑洞


关于那晚喝了假酒的那个魔仙堡小蓝,大家有看过,没想出来的,就在评论里说一句。

评论
热度(82)

© 栀子糕 | Powered by LOFTER